文章搜索
 
 
文章详情
 
敢从肺腑听心声——读陈琳《春晖苑诗稿》
作者:孟永鹏    发布于:2014-11-03 18:01:06    文字:【】【】【

       

敢从肺腑听心声

  ——读陈琳《春晖苑诗稿》

  孟永鹏

   其实,每个人都保留着自己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那方世界。生活之重让生命遁迹至那方不能承受生命之轻的世界,在那方世界的诉说成为真诚至深的话语,或歌或吟,都能感动灵魂撼动心扉。

  一

   陈琳的《春晖苑诗稿》或许就是自己那方世界的诉说。这样的诉说,寄之以景,其景却异于那景,其景便与情相融,其景便与意相谐。《春晖苑诗稿》大多诗词都不离景,引景入诗。诗中有景,便是值得玩味的景,值得欣赏的画。更为重要的是,诗中之景皆有无尽之情意,感人至深。仔细体味这类诗作,便能读出作者观物得意得趣也激情,缘情而采景,因景而又生情。这种物与我想沟通相连,情与景神思妙合,融汇成生动鲜明而又感人至深的艺术境界。

   “莺飞五月赴河西,朗日风轻远岭低。古道千秋留古隘,新城百里布新局。祁连雪掩唐营寨,戈壁沙埋汉旌旗。欲叩雄关询旧事,蜃楼海市影迷离”,这首《初夏河西行》八句,每句都是景,或眼前景,或史中景,更有作者心中景,景景入诗,却也是句句含情。作者对自然景物山川易色的新奇跃然纸上,对历史风景的风云变幻回味咀嚼不已,更让新城新景扑入眼前。所有这样景象,对于从小生活在景致绝佳的陇南山水中的作者来说,对于美的自然景象,极易贴近。有了这样的功夫,在他的诗作里,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发不尽之意犹在言外。作者还善于驾驭情景关系,故笔下的景便成了心中意念最好的折射,正可谓“一切景语皆情语”。有了情,所有的景象都与作者拉近了距离,让读者似乎能感受到那些自然景象历史景象都带着作者的体温。

  二

   只有真正生活过的人生才是严肃的人生,才是有深度的人生。所谓真正生活,便是在生活中对于生命的意义作过深刻的思考,并在思考中继续着人生。这样的思考,无疑增加了陈琳诗作的厚度。陇南山水天然秀美,自古及今,先哲前贤人文精神积淀深厚。生活在陇南的陈琳,既得自然山水滋养,又喜读先贤诗书,自然胸盈中国传统士大夫情怀。同时,陈琳长期在陇南、天水等地工作并担任重要领导职务,阅历甚丰。在中国古代,步入仕途,鞠躬尽瘁是为官的行为准则,上不负君主、下不愧黎民是为官者们情怀释放的终极点。入仕的文人们,抱定“君子固穷”的宗旨,坚守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训诫,或是胸怀天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所以说,文人的情怀浓如烈酒,如滔滔东去的大江,撞击着人们的心灵,让人们体会到什么叫慷慨激昂,什么叫豪情万丈。

   坚守文人情怀的陈琳,其诗作中既有中国传统士大夫的修齐治平,又有领导干部的政治自觉与责任担当。士人情怀与忧患意识一以贯之,体现了作者的政治追求。作者念念不忘这种带着浓重人文情怀的政治追求,他在《破阵子-案牍自叙》中写道:“眼底山风海浪,胸中众意民情。”这样的情怀,这样的诗句,让今天的读者读来颇觉古意盎然。下面这首《卜算子-咏菊》更是陈琳文人情怀的直接写照。“碧玉叶无瑕,五彩花枝俏。竟向寒霜满地时,独对秋风笑。着意立东篱,不恋金盆抱。自守从容雅淡身,免惹蜂蝶闹!”在《破阵子-案牍自叙》这首词中:“十载光阴熬案上,满纸辞章付卷宗,报国一片心。”三句话,说尽十年艰辛,然而作者并未停留在艰辛之间,  “报国一片心”让作者的人生境界陡然升华。

   还有,其诗作中对人情世态和功名利禄的那份淡定与从容,在这个逐利和浮躁之风盛行的年代,更凸显作者豁达的人生态度,引人深思,给人启迪。

   真情乃诗词之筋骨,诗无情不立。然而诗词所言之情,贵得其真。有真心真爱,才有真情。陈琳诗作件件见真心真爱真情,无论是写景咏物还是纪事言情,始终贯穿着真情实意,寄抒见闻感悟之胸臆。其情源于心灵,流于笔端,打动人,感动人。在《清明祭母》诗中,诗人对母亲的深情溢于言表。“九道磨劫娘难尽,三分孝顺我觉迟。丰碑欲借青山巍,书尽痴儿感念辞。”对亲人情炽情烈,从胸底流出,没有半点雕琢矫饰。事亲如此,事友亦然。陈琳诗作中有大量写友情的内容,除表达对亲友乡亲间的真挚感情之外,有时他在诗词中也融和着时代沧桑之感慨,丰富了诗作的内容,以引起更多人的共鸣。而这样情挚意浓的情感,植根于真实的生活感受,源自于坎坷人生的真切体验、体会,读来感人至深,让人听到了诗人发自肺腑的心声。

   纵观《春晖苑诗稿》,感慨于诗人思接千载、神游八荒的不尽才思,感染于诗人托物抒怀、借景言情的真挚情怀,感悟于诗人载道明志、立意高远的博大胸怀。诗人所抒之情是人生的大情怀,思考的是与诗人命运相关着的民族之大生命。诗人一腔热血,澎湃激荡,故每见一景,每经一事,每遇一人,辄有感奋,赋以成诗。这在当下实为难得,对于寄身于官场的人更为难得。功利化环境下更多的入迷于名利,漠视文化,载着真情实感的文学曾被那些“抚摸性文字”或商业炒作倾覆得体无完肤。而陈琳,用他真实的生命体验、赤诚激情捍卫着诗人的精神家园。

   最后,不能不提及陈琳未收入《春晖苑诗稿》的一首《西江月·无题》:浪里飞舟世事,林中竞猎人寰,如风如雨又如烟,看得眼花缭乱!返璞将投何处,归心知向谁边,徘徊人与我之间,未必他乡是岸!身在仕途的陈琳,士人与文人情怀于胸中交织缠绕,“出”与“入”的纠结隐隐在内心徘徊,虽如此,他依然在羁绊中奋力前行,在扰攘中坚守自我,内敛于心,外践于行,值得我辈钦仰与学习。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2024 甘肃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