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文章详情
 
涂运桥评赵日新诗作
作者:涂运桥    发布于:2014-11-03 10:25:54    文字:【】【】【

涂运桥

看似寻常最奇崛

                        ——赵日新诗浅谈

 

                            (湖北)

 

    初秋的清晨,凉风徐徐,院后的石榴已是硕果盈枝,窗前的槐树犹郁郁葱葱。案前翻开赵日新《菜园拾趣》、《餐桌上的诗味》、《淡淡日子浓浓情》三组诗,一阵阵清香扑鼻而来。

    读赵日新诗,给我感受最深刻的是他作品的新,诗如其名,正所谓“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据称“创新”一词即滥觞于此。文学从不眷顾因循守旧者,更不等待不思进取者,而是将更多的机会留给勇于创新的开拓者。

    我们看《菜园拾趣》之《秋日割韭菜》:“秋风秋瑟里,绿意绿飞扬。漫曳千姿袅,轻搏九月凉。生机随处蕴,理趣自然藏。诱我偷一剪,裁诗灶畔忙。”这是用新韵写的一首平起首句不押韵格式的五律。起句“秋风秋色里”平铺直叙,第二句“绿意绿飞扬”,顿时让人眼前一亮,又紧扣诗题。众所周知,韭菜一年四季都是青翠欲滴,绿意盎然,着一飞扬形容韭菜在秋风中摇曳的姿态,神采奕奕,这哪儿是写韭菜,分明是写人,写作者自己,不过借物抒怀。“漫曳千姿袅,轻搏九月凉。”颔联承接首联,把飞扬的姿态进一步细化。颈联开始转,“生机随处蕴,理趣自然藏。”点出了韭菜的生命力之强盛。“诱我偷一剪,裁诗灶畔忙。”尾联收笔,而又留有余韵,让人咀嚼不尽。把韭菜的为人类作的奉献蕴涵其中,却不道明。全诗起承转合,一气呵成,深得五柳先生田园诗神韵。

    许多诗人,感到生活苍白贫瘠,常常借各种名义进行采风活动。罗丹曾说过:“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寻常生活处处充满了诗意,只是我们被滚滚红尘迷住了双眼,失去了寻找美的一颗心。

    赵日新这三组日常题材中提炼出来的诗,最大特点就是将生活诗意化。荷尔德林高声唱道:“充满劳绩,然而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在享有物质生活的同时,能够在精神的家园中“诗意地栖居”,这更是一种上善若水的境界。“诗意地栖居”是接地气的栖居,而不是缥缈如云,不食人间烟火。当代不少诗人的作品还停留在唐诗宋词的语境里,远离时代,脱离人民,“假、大、空“流行。赵日新诗,全从寻常生活中来。“诗意地栖居”是美的,但诗意不是轻易就可获取的,它蕴藏在柴米油盐的家常里短之中。但我们很多人对寻常生活现象是司空见惯,熟视无睹。赵日新能够从《烧水》、《刷碗》、《拖地》、《生炉子》、《包饺子》、《刷墙》等中发掘诗意,将生活诗意化就不寻常了。

    袁枚《遣兴》:“但肯寻诗便有诗,灵犀一点是吾师。夕阳芳草寻常物,解用都为绝妙词。”大自然饱含诗意,只要细心观察,用全副身心去体会,就能在其中发现无穷的真谛,一旦有所感悟,绝妙的诗词就会喷发而出。

    我们读《淡淡日子浓浓情》组诗中的《包饺子》,可见作者描摹现实生活的能力非同一般:“揉搓手中面,看似很平常。许是春心满,偏将笑口张。浮沉一场梦,成就半锅汤。全在生活里,拿捏细细量。”作者惟妙惟肖,将包饺子的过程完全诗意化。读者读着也被感染了,让人感受到平常生活是多么美好。作者将饺子拟人化,首联切题,娓娓道来,颔联猜测饺子“许是春心满,偏将笑口张。”诙谐生动,温暖人心。颈联转得巧妙,而又环环相扣。“浮沉一场梦”,既是写饺子,更好像是写人,下句回到“成就半锅汤。”让人会心一笑。纵然浮沉梦一场,也会成就半锅汤。我们每个人何尝不是如此呢?生活纵然再艰辛,不可妄自菲薄,也不可好高骛远,做生活中的饺子也未尝不可。只要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人类。尾联更是饱含哲理,“全在生活里,拿捏细细量”。画龙点睛,活灵活现地从包饺子中体现了生活的意义和诗意的生活。语言明快,清新活泼,甚得杨诚斋诗之“活法”。这组诗中,如《生炉子》、《刷墙》等诗也是精彩纷呈,可圈可点。“点燃心里梦,烧旺日头红。烈焰摇风暖,激情炼趣浓。添煤烟荡荡,蓄意势熊熊。轻捅灵思起,诗吟花脸容。”

    《生炉子》首联高屋建瓴,金声玉振,“点燃心里梦,烧旺日头红。”作者从生炉子联想到中国梦,视通万里,神游天外,可谓诗眼。颔联进一步描绘生炉子的过程,“烈焰摇风暖”,“暖”足见炉子的温度上升,遣词炼句,作者精益求精,一字不可唐突马虎。颈炼承接颔联,将生炉子形象化,尾联拓开一笔,而又幽默灵动,让人不禁会心一笑。“轻捅”力度恰好,不可重,“花脸”是诗人给自己的素描画像。从这首诗中,聂绀弩诗的影子隐约其间,但比聂诗同类题材更生活化,更诗意化。

   《刷墙》也是异曲同工,“直把污痕去,挥将大笔旋。”作者纵然尘寰无力扫,但求“心宇自清焉”。托刷墙言志,以小见大,表明自己要清清白白做人。王国维“有境界自成高格”,赵日新诗可称也!

    我们接着读《餐桌上的诗味》组诗,如《韭菜馅饺子》:“许是怀思久,相拥大肚盈。气旋香淡淡,箸落韵青青。晓色唇间起,雪花窗外萦。隆冬心若在,依旧品春情。”读来唇齿生香,恨不一尝。作者将餐桌上的韭菜馅饺子比喻成佳人怀思,新颖别致,不落俗套。颔联“气旋香淡淡,箸落韵青青”,“旋”字把饺子从刚起锅盛放到餐盘中还热气腾腾的形象简明化,由此可见诗人炼字的功力和观察寻常食物的一双惠眼。颈联以景渲染,让读者更添人间美味的难忘。尾联“隆冬心若在,依旧品春情。”万物万事,皆由心生,心安是处,不老的永远是春情。既扣主旨,又别有风味。《疙瘩汤》这首读来,更是让人耳目一新。疙瘩汤在名小吃中名声不显,默默无闻。但它却能等大雅之堂。“面筋濯本色,美在最低层。 ”尾联让全诗焕彩,好个本色疙瘩汤,结句“美在最低层”,既是写疙瘩汤,又何尝不是作者对我们身边普通人的礼赞呢!每件食物每个人都有他存在的价值,只是我们没有关注罢了。美不是空谈,而是要去身体力行,去体验、去感受、去创造。用赵日新的诗来概括就是“全在生活里,拿捏细细量。”

    赵日新曾经在《我的诗词观》道:“今人学作诗词,应承古不泥古,瓶旧而酒新。平中见奇,淡而有味,清新自然,随心流出,是我的创作追求。”我深以为然。赵日新今年获选参加延安《中华诗词》“青春诗会”,他由于要照顾病中的母亲缺席此届诗会,但中华诗词社仍然保留了他的名额,可见他的孝心和诗词的影响。我参加过往届青春诗会,赵日新以诗兄呼之。既然是诗兄弟,纵然力不从心,才疏学浅,承蒙赵日新看重,也就他诗简单谈谈我的读后感,虽然挂一漏万,却是我的真情实感。他的作品经常发表在《诗刊》、《中华诗词》、《中华辞赋》以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全国各省市诗词文学刊物上。理论上讲,任何题材都可入诗词,但真要实践,而且写出好作品却非易事,他需要“十年磨一剑”的功夫。赵日新不逐潮流,不哗众取宠,只是在北国边陲之地萝北县文联做编辑工作,却默默坚守着自己的阵地,耐得清贫,守得寂寞,在当代著名青年诗人中实属少有。如今他的诗词已经开出花。作为同是诗途上的跋涉者,我为他祝福。他的诗紧随时代,贴近生活,将寻常生活诗意化,用一支生花妙笔描绘出了我们这个时代的风采。从他的这三组诗中,可以读出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在普通人生活中的反映。创新和将生活诗意化,是他诗的最大特色,也是最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这是王安石《题张司业诗》中的名句,今拿来赠给赵日新,不亦宜乎! 这两句诗,细细品来,又何尝不是赵日新走向诗坛,走向成功的指南针呢?我们期待着赵日新在诗途上“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我们期待他的诗词长成一棵参天大树,不仅繁花耀眼,更结出累累硕果。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2024 甘肃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