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文章详情
 
陇南先贤抗战诗词辑录
作者:刘可通    发布于:2014-07-03 17:29:28    文字:【】【】【

陇南先贤抗战诗词辑录

刘可通

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入侵,我国逐步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在抗侮斗争中,中国人民也逐步觉醒,陇南虽边鄙之地,亦不乏报国志节之士。他们或投笔从戎,驱驰疆场,挥戈抗倭,或以诗词托兴抒怀,激励民众。文人志士特别以反映抗日为题材的诗词,抒爱国主义情怀者,佳构殊多。值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兹录邑人刘士猷、程天锡、刘元凯、蔡景忱、樊执敬诸先贤之诗作于后,可概见其大略。诵其诗,想见其人,非徒诗人,盖多慷慨志节之士。其风骨铮铮,光彩照人,藉以见焉。先贤之“坠玉遗珠重现光芒于伟大隆昌之世”,冀因此引起同人敬恭桑梓并有助发扬中华民族诗歌之传统。

    刘士猷(1865—1913),字允升,武都人。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举人,敕授文林郎截取知县衔。未出仕,终生执教故里。先生善书法,尤长篆隶。工于诗文,其诗多以忧国忧民和热爱家乡为主要内容。郭维城称赞其诗“沉雄悲壮,逼近少陵。吾郡诗人,当屈公为首指。”有<刘士猷诗词手稿》、《癸卯会试日记》存世。其传略载《武都县志》。

闻刘渊亭厦门大捷 乙未年

微致斯人出,苍生奈若何。鱼雷翻海阔,贼胆落奴倭。

韬略休公瑾,指挥失伏波。阿谁谋上国,割地请求和。

    程天锡(1869—1951),甘肃文县人。光绪三十年(1904)进士。授云南禄丰县知县,以耳疾未得莅任。辛亥革命后寓居兰州。在兰州师范、兰州中学、兰州女子师范任教二十余年。一九五一年卒,年八十三。著有《涤月轩集》、《爨余集》、《甲后吟草》等。所为诗,由梅村、遗山上溯晚唐,丽而不缛,简而有则,虽雄厚之气稍乏,而清新研妙,玉润珠圆,无纤毫尘俗犯其笔端。

送友从军

破虏男儿事,长征万里遥。摩天虹气壮,度塞马蹄骄。

海水今犹沸,烽烟亘未消。行行从此去,早晚待平辽。

闻云南永昌失守,赋以志愤,兼寓旧感并序

永昌为滇迤西屏蔽,光绪丙午、丁未间余司榷其地,土沃土秀,扼险握冲,重镇也,无永昌,则丽江、腾越、大理皆不易守。此闻为日寇为日寇所陷,慨以寄愤。

狍鸟蛮花远徼行,依稀旧梦尚分明。一官飘泊曾经岁,三日空桑剧有情。

金齿戌遥烽镝靖,铁桥烟暖鹧鸪鸣。今朝重忆丁年事,尘海茫茫劫又生。

万里鲸波卷地来,腥风到处遍罹灾。连宵犹作华胥梦,此日难收劫烬灰。

谁夺昆仑还破虏,空怜庾信但吟哀。澜沧水咽应流恨,毒瘴何年雾始开。

感东警

海波卷地来,无能杀其怒。姑托为大言,将捣黄龙府。

今日议出军,明日示用武。始终限雷池,一步何曾举。

敛手不感前,交口詈豺虎。豺虎佯未闻,噬人如腐鼠。

嗟哉倭寇深,安据吾辽土。 譬物入兽腹,咽余宁更吐。

驱豺无戈矛,射虎无弓弩。孔璋檄不灵,空将唇舌鼓。

外寇已毁墉,内犹斗堂庑。不为同室亲,宁为亡国虏。

参肉岂足食,感此泪如雨。

闻道并序

东征信息,事在然疑。好风过耳,聊用自豪。假能免于梦中甑溢,则岂惟个人之望已哉!

闻道南都信,长征动鼓鼙。冲冠发尽指,倚剑天为低。

向戍难和楚,田单计复齐。何时度辽左,万马向风嘶。

 

日军寇沪,屡为我十九路军击溃,赋以志幸

御寇戚南塘,侏儒势不张。鲸波掀大海,雀岸夺赊艘。

计已完申浦,终期返汶阳。愿无忘国耻,万弩向扶桑。

    刘元凯(1889—1940),字石余,号畏因居士,武都人。 1919年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步科六期。曾任甘肃督军公署亲军统部教练,正宁、文县县长,165师少将参谋长。抗日途中患重病,久治无效,遂辞职返里。因久病羸弱,于1940年谢世。一生清廉,恬静寡言。素习诗词,善书法,尤喜魏碑《黑女志》。有诗作,书法墨迹存世。《保定军校·千名将领录》、《武都县志》有传。

满江红 己未年

    书剑旋来,金城柳、依依凝碧。问身世,情伤子野,苏季归色。万里飘零飞鲲化,十年结果有鸱赫。惟多情新雨洗车尘,慰征客。     风云会,他乡集。幽怀畅,愁如失。举杯心益壮,却忘头白。安得五泉齐化酒,愿成千手好杀贼。祝同仁努力竞前程,报酬国。

    蔡景忱(1892—1955),字啸霞,武都人。历任临夏、临潭、崇信县知事,后任甘肃省政府秘书多年。建国后当选人民代表、省政协执法委员,又聘为省文史馆员。先生自幼聪敏,工于书法,尤精于作诗填词。曾与诗友结“千龄诗社”,与于右仁、高一涵、谢觉哉、张维、水梓、冯国瑞、邵力子等都有唱和。《武都县志》有传。

欣传捷报下三边,万口欢呼欲放颠。好集群贤修禊事,风光先胜永和年。

 

    樊执敬(1908—1979),字履丞,武都人。书画兼长,工于诗文,有《未是斋吟草》志其鸿爪。

国难书怀 丁丑年

满江红

    四省沦亡,殷红地、睡狮犹怯,帐寥廓,河山破碎,金瓯残缺!烽火劫灰空在眼,强权公理那堪说?仰屋梁无语愤填膺,心潮热。    浴血债,宜清结;刻骨狠,难休歇。待请缨投笔,鸣金飞铁!跃马踏翻勃海水,挥戈扫尽天山雪。斩敌酋沥血侑吾觞,消吾渴!

喜闻台儿庄大捷

复齐终赖有田单,望木闻风敌胆寒,东鲁健儿无敌手,“不教胡马度阴山”

夜歼

湿尘压山山欲裂,朔风割面卷黄叶。地冻天寒无战声,倭奴屯定沈阳城。

家军奋志凌霄汉,报国毋负男儿愿,不矜前战立新功,部署及时作反攻。

盾墨浓磨书露布,劳军誓众松江渡,衔枚实弹夜三更,军纪森严号令明。

突击铁骑好身手,相期同饮黄龙酒,穿林涉水马蹄轻,远行敌后埋伏兵。

地道轰城城垣破,壕堑夷平楼台堕。三面合围冀全歼,刺刀相拼血痕殷。

一时杀气惊天地,夹巷短兵频遭遇,信弹投空照地红,坦克直捣敌营中。

敌营无各自慌乱,恍疑飞将来天半,火网交横带血飞,敌酋那敢突重围?

重围围贼明光里,缚酋献馘如缚豕,收队鸣金唱凯旋,血流如水尸如山。

委地殷红惨边土,参军帏帐自勤苦,帐外高悬令字旗,捷音飞电中央知。

 

抗日战中题画杂诗

城崩杞妇哭,竹染湘妃泪.莫再画江南,半壁河山碎。

国难急如水,弃家结野庵。劫灰深一尺,不敢望江南。

俯仰悲身世,沧桑变古今。可怜歌舞地,兵火几番侵。

庾岭寻无路,孤山遍劫尘。横斜千万树,忍画一枝春。

时事那堪问,神州叹陆沉。频将忧国泪,洒遍纭袍襟。

劫灰飞盖楚山青,矮寇铁蹄过洞庭。画就潇湘肠欲断。渍痕点点看分明。

抗战旌旗出雁关,几时还我旧河山。洛阳不复花如锦,买得胭脂画牡丹。

漫卷诗书喜欲狂(借杜句)鲁南战果告辉煌。鲰生闻捷双拱手,画了台庄画枣庄。

杨柳伤心绿,桃花溅泪红。江南无净土,江北遍哀鸿。何日平胡寇?高唱大江东。

巴山啊,风雪凄怆,陇水啊,肝肠痛绝!惨泰岱之飞云,冷峨眉之弦月。杀人越货,鸣金掷铁,强权公理哪能说!和着眼泪磨墨,咬着齿牙调色,画个日落西山,看,扶桑枝折叶脱!莫画秦娥舞翠裾,劫灰飞过洞庭湖,军糈十万急如火,画此明驼转运图。

从军行 甲申年

十月×日送弟从军

黄河如带,用束尔腰,陇冈女如砥,用磨尔刀。请缨投笔,壮志凌霄,劳军誓师,神鬼惊号。仰天长啸秋涛高,列队扬旌出渭桥。青发只怕白头改,几人姓字留千载?自古功勋属少年,莫待桑田沧海!千里关山度若飞,缁尘洞染征衣,相期同饮黄龙酒,不斩楼兰誓不归,电作鞭兮风作马,男儿本是堂堂者,千金铸剑不为家,叱咤飞尽鸳鸯瓦,云幂疆场雪压山,风吹甲帐日光寒,参军星夜传密令,明旦旌旗出散关。

寄示弟已酉年元宵二日复来函

远怀征戌客,一柬递汾阳,迈岁白头老,遥怜尔战创。

云横山簇簇,树障水茫茫。难把双瞳泪,随邮寄两行。

男儿怀远志,投笔事戎行。把剑辞闾里,衔枚上战场。

连天烽火烈,匝地劫灰扬。几日平胡寇,回车返故乡。

毒焰浮三岛,缁尘盖九州。海翻张羽煮,天坠杞人忧。

苦战怜功狗,分疆耻沐猴。役中归不得,莫上望乡楼。

铁军人似虎,飞将马如彪。困兽犹能斗,贼头尚未枭。

河长防线阔,炮重弹声遥。胜利争分秒,时间莫浪抛。

 

凯歌为纪念抗日胜利而作

冠盖还都奠旧京,挥师八载战功成。愿将旧斩楼兰剑,换得黄牛效耦耕。

破敌回师唱凯歌,戎装脱卸血痕殷。燎天双弹投原子,五十年中报马关。

二0一四年五月五日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2024 甘肃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