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文章详情
 
春来诗意来,当为时代歌
作者:廖海洋    发布于:2014-07-02 11:43:32    文字:【】【】【

春来诗意来  当为时代歌

——《甘肃诗词》2014年第2期卷首语

廖海洋

 

    陇原大地的春天来了。灰黄的大地变成了五彩的画卷,蛰伏的生灵恢复了勃勃的生机。春天让每一个人都诗意盎然,即使用最美好的语言词汇来赞美都不为过。那么,我们——这些自命为诗人的妙音鸟——该怎样歌唱这个绚丽温暖的季节呢?!

近日,媒体发表了习近平主席早年所写的一首词,是《念奴娇·》。通读之下,感觉该词情真意切、气韵贯通、章法谨严,尽管在用韵、平仄上存在一些瑕疵,但仍不失为一首表达怀念典型、自我感奋之情的好作品。中华诗词学会会刊《中华诗词》的副总编高昌先生对此词做了点评赏析,写得鞭辟入里、中肯到位,对此词给予了高度评价。

这是具有很好的导向示范作用的一件事。这对于我们的文学艺术创作应该是有启发意义的。文艺创作的功用首先是纪行迹、叙事实。所谓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者也;其次是寓性情、抒怀抱,所谓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者也;再次是成教化、助人伦。所谓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者也。

其实,这三个功用是三位一体的。简而言之就是“真、善、美”三个字。作为诗人,写出好诗,让作品得到广泛流传,应该是他最为自豪惬意的事了。可是,什么样的诗是好诗呢?什么样的诗是有生命力的呢?什么样的诗可以广泛流传下去呢?这个思辨命题应该是每一个写诗的人乃至搞文艺创作的人深思切念的!

习近平主席的这首词所传递出的信息是值得我们诗人们从文艺作品创作的角度来思考借鉴的。笔者以为,这就是要把文艺作品的三个功用结合起来,写事实、写性情、写时代,通过叙事抒情,最后落脚到“为时而著、为事而作”上来。这其实是诗人时代感、使命感、责任感的体现。当前有一些现象,有些人如果不出外旅游就写不出诗来,似乎只有山水名胜才是唯一的诗材。另有一些人沉溺于文字游戏,像南宋文人咏指甲、咏口红、咏绣花鞋一样,兴寄全无,诚为亡国之音。而对于新思潮、新事物、新词汇,熟视无睹、无动于衷。这样的诗纵然平仄和谐、对仗过关,一口气写上十首八首,又能怎样?!会被别人传诵、会被时代记住吗?!

我们呼吁,诗人们应该走出书斋,脱下长衫,到田间地头去,到工地码头去,到十字街头去,呼吸春天的气息,把握生长的年轮,倾听时代呐喊,从而写出不朽的诗篇。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2024 甘肃诗词